•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精神康复治疗
  • 大量康复精神病人无法出院家属或担心隐患
  •   6月26日,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张小令正在给记者讲述自己的经历。医生说,经过康复治疗,目前他的病情已经好转,临床表现基本符合出院标准。

      6月25日,安定医院。67岁的老姚1988年入院,常年没人看他。他没有多少自己的物品,捡到的饮料瓶子成了宝贝。

      5月1日实施的《精神卫生法》,精神障碍患者住院、出院实行“自愿原则”。但记者采访中发现,仍有大量精神障碍患者康复后,因家人无力监护和担心隐患,而无法出院回家。仅在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经评估可以出院的患者达150人至160人,但其中约五分之四的人被留在精神病院里,占到全院患者数量约40%。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医疗资源被占用,更需要康复治疗的患者无法入院。

      记者调查了解到,导致这部分患者无法出院的原因,包括大部分家属不是直系亲属,没有义务照顾病人的生活;直系亲属也以身体、年龄等原因为由,表示没有监护能力。

      业内人士称,应加大对社区精神卫生的投入,通过社区康复训练,降低患者的复发率、肇事肇祸率,才能促进家属把患者接回家。

      在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张小令已能专心地参与平绣康复,绣出的图案很细腻。6月26日,在和记者见面的当天,还报名了院里的围棋比赛。

      他是名重症精神病患者,曾在家中砍死自己的女友。经过治疗,他的自制力已经恢复,没有了当初的和妄想症状。半个月前,医院请专家为他做了一次风险评估。医生认为,他已基本达到出院标准,“经过康复训练,恢复得更好一些后,就可以回归社会了。”

      张小婷,张小令的妹妹。她表示,她和她的家人都不愿意张小令回家,“如果他真的出院,我就选择离开。我承担不起,只能逃。”

      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约有120名重症精神病患者,已被评估可以出院,但由于家属因无力监护及担心隐患而不愿接受,他们一直被留在医院。市精神卫生保健所副所长利介绍,类似情况的精神病人很普遍,安定医院、回龙观医院,均有不少原本该出院的重症精神病人,被滞留在医院。

      “1月10日转到这里,2月10日、3月10日、4月10日、5月10日、6月10日,这就是5个多月,再加上之前在那家医院住了7个月,到现在已经1年多了。”

      他49岁,头发花白,说话语气像五六岁的孩子在向大人撒娇。这被专家认为是种病症,“,不中肯”。

      刚入院时,他住在紧挨站左边的病房,那是安排给刚住进来或病症最重的人,病房外有医护人员专岗,便于观察病情,右手边的病房次之。现在,他已在距离站倒数第二远的病房住了2个多月。医生李阳说,“病情越稳定,离站越远。”

      住院6个月来,每个月张小令都会写信给医生。在信里,他说,想好好表现参加更多的康复活动。康复好了就能下园,在园中表现好就能回家。

      “下园”是医院为康复较好的患者提供的院外“社区居住康复站”。很早之前,院方就在为张小令安排“下园”康复。

      父母都是知识,“”时被打成。张小婷儿时的记忆中,大哥性情异于,“很内向,,脾气很躁。”

      1993年春天,因为有人和张小令聊起与“”相关的话题,张小令从自己的住处跑回父母家。当时只有十几岁的张小婷依稀记得,哥哥向父母絮叨着有人要害他,他不能回家。

      随后几天,张小令开始说胡线月,张小令被母亲送进精神病院,直至10月出院。张小婷说,听母亲提起,那一次,大哥是自己逃出精神病院的。但由于当时表现比较正常,家人没再将他送回去。

      张小婷说,只要哥哥能呆在医院,家里愿尽最大的能力负担他养老,“如果他没有杀过人,家里的态度或许不会这么。”

      2000年,张小婷接到警方通知,哥哥杀了自己的女友。而就在事发三天前,张小令将女友第一次领回家,他还向家人宣布,两人打算结婚。

      致使张小令做出这些举动的,是当天早晨突然出现的意识,让他感到自己必须死,让灵魂。可他担心生性内向的女友会被人,便将她,两人一起。

      这期间,她结了婚,有了孩子。二哥在国外定居,也有事业、组了家庭,做了父亲。除去每年去探望张小令,平日里,家并不常提起他。

      去年5月22日早上,张小令用拳头将镜子砸碎。张小婷带着手受伤的哥哥去医院,刚出,张小令就在地上翻跟头。最后,将张小令送进了回龙观医院,医院电梯门关闭的瞬间,张小令的号叫让妹妹彻底了。

      事后,张小令说,“当时我在地上翻跟头,想跟妈妈证明,我有刀枪不入的功夫,我身体很好,不用去医院。”

      住进回龙观医院后,母亲只看过他一次,此后再没去过,“她说看见哥哥,除了伤心,再没有别的感觉。”张小婷说。

      去年9月10日,母亲托女儿给张小令送去一封信,信中说,“小令,你是个极孝顺的孩子。你病好时极好,但有一点的刺激就容易犯病,你在这里住院,有医生看着,妈妈放心。你要有自知之明,这种病终身离不开大夫。”

      李阳说,张小令进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前,已经过系统的治疗,和妄想等症状不太多了,在该院更多的是接受生活技能和社交方面的训练。

      李阳说,张小令刚入院时,对疾病的认识并不是很清楚,社会功能也有些欠缺,即使简单的交流也不流畅,说话时有些局促和紧张,有时容易跑题。刚进来时张小令会有些封闭,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在屋里看书看。

      李阳说,经过在病区里一个多月的工娱治疗,加上医务人员所表现出的诚意和友善,让张小令慢慢放松下来,并且会主动要求参加院里的康复活动,也会主动向医务人员诉说,对疾病的认识也加强了。

      半个月前,医院为张小令做了一次风险评估。评估主要是交谈问话的方式。评估发现,张小令可以说出既往的行为是受症状支配,目前不再有冲动的想法,只是回答问题时有些情绪不是发自内心的,话语中还有隐藏和不中肯的成分,有些想法没有出来。

      东哥格格

      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院长王诚表示,张小令目前情况稳定,临床表现基本符合出院标准。毕竟张小令既往有过肇事行为,院方也想把风险降到最低,所以让他再参加一些院内的康复,再观察一段时间。

      23岁的于佳是海淀精神卫生防治所的一名患者,2011年第一批进入社区居住型康复园康复。园区长白静介绍,于佳和父亲都是精神症患者,父母已经离异,大姑成为了她的监护人。

      白静说,于佳13岁左右时第一次发病,这些年病情出现过反复。入园前,她已在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住了一年多。刚入园时,于佳像大多数长期住院的患者一样,社会功能减退,“她对自己的外形没要求,邋里邋遢,表现也很被动。”此后,工作人员手把手教她做饭,洗衣服,她还学习超市收银、计算,如今,于佳已经成了园里的“大厨”,经常要求负责园里患者和工作人员的伙食。在超市结账时,不用计算器也能算得又快又准。

      去年的一天,于佳以去超市为由离开园区,直到当天接到于佳大姑的电话,康复园才知道她“逃”回了家。

      “她本意是想家,并不是因为发病才逃的。”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康复部副主任龚建民说,病人好不容易走出去,再被送回来,对患者的信心是个打击。医院和于佳的大姑沟通后,最终达成一致,每两个星期于佳可以回家住两天。

      李阳说,即使对于病情很重的病人,“我想回家”这类的想法很多时候也是发自内心的,他们说这些话是出于本意,并不是在症状支配下做出的举动。

      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院长王诚说,全院300多个病人中,有150至160人符合出院标准,但其中约120名患者因受到家人的而无法出院,“这其中大部分家属不是直系亲属,没有义务照顾病人的生活;剩下的直系亲属也以身体、年龄等原因,表示没有监护能力。”

      市精神卫生保健所副所长利介绍,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符合出院标准却因家属不接收而无法出院的精神病患者,在还有很多。以安定医院为例,经统计有近100名符合出院标准的患者,已经留在医院多年,回龙观医院里的患者更几乎都是此类情况。

      王诚说,在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这类患者与正相比,虽然在社会适应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情感交流和生活、工作能力上仍有不同,但均是病情稳定,有正常思维、可以在院外生活的人。医务人员仍像照顾其他患者一样照顾他们,除了日常服药,还会带他们参与康复活动,培养他们的生活能力,减少残疾程度。

      “他们心底里,想要出院的愿望是不会变的。”王诚说,几乎所有患者在家属解释了家中的困境后,能够理解家人,为家人的困境担忧,也担心自己出院以后无处可去,所以无奈地认可了现在的处境,“这也是他们能长期平静地住在院里的心理基础。”

      但是,这一现象也造成精神病院的医疗资源被严重占用,“患者出不去,床位空不出,新的患者就进不来。”王诚说,《精神卫生法》实施前,院方曾召集符合出院标准的患者家属开会。当自己谈到法条中要求“尊重病人的,病人符合出院标准后可以自愿出院”时,四五个家属站起来说,“不能把责任都推给家属”、“你们怎么能让患者回家呢?我们有困难,回到家我们管不了他……”

      “我很理解家人的反应。”王诚说,患者给家属带来的长期并巨大的压力,使他们的耐心几乎耗尽,医院也担心,如果病人不在医院,遇到了困难谁能解决,“比如张小令,出院后家人能否提供有效的照顾,院方、家人和社会都会担心。”

      为缓解这样的情况,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尝试通过社区居住型康复模式,帮助患者走出医院,并通过康复项目,恢复社会功能,最终回归家庭。王诚说,这些入园的患者已经有不少通过康复,能够自理生活回到社会,“而且数量逐渐增多。”

      但这种尝试也遭到部分家属的反对。王诚说,这部分家属认为,患者“下园”处于半的状态,存在安全隐患,一旦出了事,谁来承担责任?

      为此,2010年起,医院开始动员家属,希望他们同意患者入园,“为改变家属的观念,我们一个一个动员,带他们去园里参观,或劝他们让患者去园里体验。”王诚说,现在运营的康复园容纳的40多名患者,每一个都是经过反复动员才同意的,更多的患者家属仍未同意。

      市精神卫生保健所副所长利说,全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里的精防科,承担精神疾病患者回到社区后的康复和医疗,医生通过定期访视,指导病人吃药、复查,降低患者的复发率,但由于精防资源的紧缺,很多情况下,社区管不过来。“应加大对社区精神卫生管理的投入,多建康复站及康复机构。”

      6月25日,医院康复活动区,张小令对着台灯,在蓝色粗布上一针一线绣着平绣。他拿出一个绣好的平绣给李阳看,“李主任,你看,我绣得不错吧。”

      蓝布上的图案是一对鸳鸯,线条紧密细腻,和样图几乎没有差别,“我现在可以很专心地做完手工,我也是康复组里做得最好的一个。”

      6月26日,记者再次见到张小令时,他刚参加完院里组织的围棋比赛,“我喜欢围棋,它变幻莫测,很有意思。”

      当问到他英语怎么样时,张小令说,“Just so so。”然后指着记者手中的笔和黑色封皮的本子说,“这个是Pen,这个是Black book。”随后又指着记者的相机,“这个是photo。”随后立即意识到说错了,“不对,photo是照片,相机是camera。”

      化学家投毒杀夫男子跳桥砸中公交Rain 退伍全球贿赂地图多地地王收回习马会有可能10万笼中人足协管办分离机场准点率8城市汽车限购汪洋以夫妻比喻中美汶川遗址被淹李天一无罪反式脂肪酸北方人少活5年

      

狗狗币 火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