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 地址: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
  • 电话:159116031100
  • 传真:027-68834628
  • 邮箱:mmheng@foxmail.com
  •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功能障碍康复治疗
  • 南京出现全国首家性功能鉴定所 费用3500元(图)
  •   车祸的增加让很多男人的“性福”也随之受到损害,但是男人到底“伤”得有多深却不好说。不过,记者从南京金陵男科医院了解到,全国首家性功能司法鉴定所日前已经在该院悄悄地揭开了面纱,目前已有一人进行了电话预订。昨天,记者专门前往该鉴定所一探究竟。

      昨天上午,记者在金陵男科医院七绕八拐,找到了“隐蔽”在比较偏僻之处的性功能司法鉴定室。推开略带神秘色彩的鉴定室,映入记者眼帘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套间,两个房间内各放了一张单人床,里间的床旁边有一台仪器,鉴定室的医生介绍,这是美国CADWELL电生理诊断系统,虽然35万元左右的身价不是很贵,但是它在江苏省是独一无二的,它可以检测从头到脚的所有神经系统,“不过,在我们这主要做生殖系统神经检测。”该医生补充说。而正在记者对着外间的空床纳闷时,医生戴上一次性手套,从柜子里取出一个貌不惊人的小东西,“这么个小东西干吗的啊?”对于记者的疑问,医生很认真地说:“你可不要小看它,这么点小东西可要20多万呢,这是RIGSCAN硬度仪,在整个检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性功能司法鉴定可不是什么人想做就可以做的,金陵男科医院司法鉴定所所长徐元诚告诉记者,他们只接受机关、检察机关、法院、司法系统和律师事务所等单位委托的性功能司法鉴定,而且被鉴定者必须在医院住上3天,因为在检测申请者勃起功能障碍时,为了避免伪象,需要连续做3天,而且要分清楚和熟睡两种状况检测。当然,检测并非如此简单,徐元诚补充说,“具有资格的两名司法鉴定人还会给申请者测神经反应,如果神损就测不出来了;通过测血流检测申请者是否存在供血障碍,因为如果存在勃起功能障碍的话,供血肯定不行。”对于需要做伤残鉴定的申请人,徐元诚说,还会查血,看申请者的内分泌情况,这是为了鉴定申请者在事件之前是否正常。“如果一个本来就有性功能障碍的人,受伤后想获得性功能障碍方面的赔偿,这也是不允许的,所以,我们要杜绝这样的情况发生。”

      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申请性功能司法鉴定呢?徐元诚表示,凡是工伤、车祸、手术等事件引起的性功能损害都可以通过司法程序申请鉴定。另外,也有离婚、事件可以通过鉴定证明申请者是否有性能力。而鉴定所需费用在3500元左右,“如果当事人没有足够资金,就可以申请司法援助。”徐元诚说。

      南京市刘万福律师事务所主任刘万福高级律师是全国第一例性胜诉案的代理人,对于性功能司法鉴定他有着自己的观点,“性的是人生的一部分,能把性是否受损、受损到什么程度用专家的身份、科学的方式、的途径表现出来,是一种进步。”据刘万福介绍,性功能完全在伤残等级中属于6级,在南京6级伤残可以赔到20多万。

      “然而,一直以来,性功能让很多人觉得是难以启齿的事,所以主动争取“性福”的也很少。”徐元诚说,该院3年前就开始受司法部门委托,为当事人是否存在性功能障碍提供科学依据。“这3年我们也就做了100多例,其实,因车祸、工伤等造成的性功能障碍者远远多于此,站出来争取性福的不到5%。”

      南京市司法鉴定所副所长马金涛告诉记者,“常见的工伤案件中,性功能方面的鉴定结论就直接关系到当事人的伤残认定及伤残抚恤金的给付。而在离婚案件中,男性性功能障碍的鉴定书则可能成为法院判决离婚的依据之一。”

      “在苏北某些地区,办案人员曾仅通过黄片刺激犯罪嫌疑人,观察其有无勃起以判断性功能是否正常。这种做法极易误诊误判!”马金涛说,这种鉴定必须使用先进的仪器设备进行测量。另外,测试次数也要合理,被鉴定人员必须在医院连续住3个晚上,医生需要检查他的夜间勃起次数及硬度。“不能靠眼睛观察,只能依据仪器上的数据来说话!”

      35岁的小李正当壮年,因为慢性附睾炎久治不愈,小李接受了医生切除附睾的,但是,令小李的是,医生在手术中“不小心”把他的两个都切了,让他的性功能受到了严重损害。面对这样的结果,小李想到了医疗事故鉴定,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性功能受到也是可以申请鉴定的。

      采石场工人老陈于日前电话预订了性功能障碍司法鉴定。去年3月的一天,在一次作业中,突然一块大石头滚落砸中老陈腰部。经救治,同年5月初老陈出院了,只是还感到颈部活动不便,腰部以下也变得、无力,需要拄拐才能正常行走,好在大小便还能自理,不至于要人帮忙。老陈倒下后家中的经济来源也断了,可家中还有两个正在上中学的孩子需要抚养。

      老陈不但为经济烦恼,更让他痛苦的是,受伤一年多来,他的性功能明显下降,勃起困难。去年6月,老陈在一家治疗性功能障碍的医疗机构鉴定为“中度勃起功能障碍”。老陈以此向单位领导提出要增加工伤赔偿,但是却得到“性功能受损不属于工伤”的答复。老陈咨询过律师后得知,性功能受损同样属于工伤。为此,老陈日前向南京市劳动局鉴定委员会申请伤残等级鉴定,金陵男科医院性功能司法鉴定所将为老陈进行鉴定。邻家小妹让我欲罢不能

      

pinterest官网